排卵期出血能同房吗?

健康科普 394℃

写下我的妈妈待产经历,祝福所有辛苦的生育妈妈和准妈妈!
  2002年7月5日清晨,日记我一如既往,痛并身手敏捷,快乐虽然肚子已经鼓的妈妈象座小山,不过并不防碍我的生育行动。
  情况突然出现了,日记在上厕所的痛并时候,我发现内裤上有血迹,快乐不多,妈妈不过,生育也足以让首次生产的日记我吓破胆了,于是痛并,尖叫声吵醒了所有的快乐人,包括老公,老妈,还有跟老妈一起来的我的两岁的小侄子。有经验的人只有一个,就是我妈,经过查看,老妈宣布,要生了。老公一听,赶紧收拾东西,拽上我就要去医院。“别急,她是第一胎,早着呢!”老妈跟在后面喊,不急不行啊! 一想到电视里演的那些血淋淋的生产镜头,我和老公就直发抖,还是赶紧去医院,有医生看着大家都安心。
  经过一系列的手续,我终于算是住上院了,不过,有点小问题,我的子宫口还一点都没开,应该算是住院观察,可是偏偏产科的病房都住满了,只有待产室还有床位,因此,我就被“格外开恩”,直接送进了待产室。
  所谓待产室,顾名思义,就是产妇的子宫口已经开了,但还没开全,等待子宫口开全以便进产房的这么个地方。
  “咚咚咚咚!”我带头往里走,老公拎着东西跟在后面,迎面碰上个女孩,其实我也看不出她的年龄,孕妇嘛,个个都是体态臃肿,面目憔悴,从25岁到35岁看上去差别都不大。她的肚子实在是大,不光是肚子,还有腰,腿,脸,整个身子就象个发起来的大馒头,很可笑,可是没有人笑她,因为,她是孕妇。两个人搀着她,一个看上去是她妈妈,另一个应该是她的丈夫。我同情的朝她笑了笑,这样子真是辛苦啊!她也笑了,有点害羞,很好的一个女孩子,我想。老公捅捅我“看见了吗?要不是我的孕期科学喂养法,你现在也得这样。”老公是那种平时不言不语,到了关键时刻还真能支着的人。也亏了他,我的整个孕期都秉着少食多餐,高蛋白,低脂肪,低热量的原则,再加上劳逸结合,所以整个孕期的体重都控制在标准范围之内,最后的生产也比较顺利,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  病房里空荡荡的,看样子我是今天第一个进来的。换上了护士小姐拿来的病号服,我开始四处张望,墙上贴的都是教你怎么生孩子的图画,诸如有几个产程,初产妇如何,再产妇如何,什么是难产,什么情况下剖腹产等等,看的人心里发毛。
  过了一会儿,有人来了,我回头一看,是刚才那个女孩,还是那么颤颤巍巍的上了床,她的妈妈和老公看样子都很疼她,小声的安慰她,女孩子好象很难受,脸色蜡黄。我同情的看着她,心想,大概是快生了吧!
  收拾好东西,老公就要去单位上班了,他们最近很忙,代替他在这陪我的是婆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