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试管婴儿女人受罪吗】

健康科普 99℃
  2002年一个秋雨瑟瑟的难忘暖中午,我的产房腕上还挂着保胎的点滴,腹部的双温手疼痛却一阵紧似一阵,一向很坚强的难忘暖我忍不住叫唤起来。忐忑不安的产房老公找了好几次医生问是不是刚7个月大的小人儿要出来了?得到的回答总是"还早着呢!"

  老公只好握住我的双温手手安慰我"忍着点"。
 
同室产妇的难忘暖妈妈见我疼得浑身都湿透了,让老公一定要把医生找来看看,产房说不定孩子真是双温手要出来了。先前一直没有把握能保住孩子的难忘暖医生过来一看,小家伙的产房头都已经出来了,慌忙指挥着老公把我抱进产房。双温手

  躺在产床上,难忘暖我顾不上疼痛,产房配合着医生的双温手指令吸气、用力、再用力......这样过了几个回合,只听围绕在产床边的护士们松口气似的:"出来了出来了!"接着就是"哇—"地一声响亮的哭声。听着孩子那不亚于足月宝宝的哭声,具备常识的我知道宝宝是健康的,发育完好的,入院来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,身子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绵软无力了。

  迷迷糊糊中只听见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在记录:男孩,体重1850克,早产。接着医生过来问我要不要送儿科,我知道孩子顺利生下来并不意味着他能活得顺利,毕竟他在妈妈肚子里才刚刚呆满7个月,我虚弱而又坚定地点了点头。走廊里传来老公焦急地询问:"医生,怎么样?""赶快给孩子准备包裹送儿科!"随着一阵慌乱地脚步,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。我想问问医生我那没来得及看一眼的儿子到底会怎样,却见产房里的医护人员们一窝蜂地涌了出去,嚷嚷着三楼一个正在进行剖宫产的产妇大出血。

  偌大的产房里顿时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产床上。窗外的秋风挟裹着片片黄叶伴随着豆大的雨粒撞击着窗棂,一个寒战激得我下意识地去拉被子,才发现我身上什么也没有,并且连身下的血污都没处理!我勉强撑起身子想看看有没有够得着的衣物可以遮挡,可惜什么也没有!我只好重新躺下,一边哆嗦着一边祈祷上苍保佑我的儿子平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