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,尿布比尿裤更适合宝宝用

产后资讯 8℃
 这是分娩一个平常的下午,一个平常的过程下雨天。望着窗外街道上如织依旧的儿出人群,我的生记心很安宁。此刻的分娩世界,正如古老的过程森林,而我的儿出宝宝,恰似一株最嫩的生记幼芽,伸出第一缕绿意。分娩

  这里是过程医院的产房外面,两个妹妹不停地打着电话,儿出但那声音很远,生记我的分娩整个心房,此刻,过程都被一个生命的儿出诞生所占据。我的宝宝,恰似星空最耀目的新星,射出第一缕光芒。

  一个小时转瞬即逝,穿白衣的护士小姐抱着一个小宝宝走了出来。没错,那就是我的宝宝,因为在这个微雨的下午,只有我们一家人在此守候。两个妹妹冲上前,惊叹声和笑声飞扬起来,我抑制住自己的情绪,先问了母亲的状况。来看小家伙时,才知道以往的拟想全错。他正是他,只一睁眼,就将无数虚拟的影象全数击碎,只留下这一个真实的、活生生的、白晰的、虎头虎脑的他。

  目光是那样的陌生和熟悉,象是一个历经世事的老者,对这个本就惊奇的世界再熟识不过。

  对望之下,不知在他小小心湖里,爸爸是什么形象。尽管他现在只能看清眼前数寸,可那眼神,就象是阳光照耀大地,自然明白,一切无所遁形。面对这个新的生命,我真的无言而感动。第一面,不知他对我是否有好感,这应该很重要吧。

  说是出生故事,其实并无故事可言,一切都那样自然,仿佛有既定的程序安排,只消照做就是了。

  对于然然,对于生命,所有的感悟都是在那等待的一小时而来。等待,应该就是生命的全部吧。或者,期盼是生命的全部。再或者,希望是生命的全部。对我来说,她们母子,是我生命的全部。这,就是然然出生的故事。